联系我们Contact Us

万博网页版注册登入-手机版(欢迎您)
专业律师团队,您值得信赖的法律顾问。
电话:025-83201078、83206978
邮箱:Winyoung2010@163.com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广州路37号江苏科技大厦27层2708室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邓某某诉宜昌某饮料公司大气污染责任纠纷案

关键词
环境污染  侵权  举证责任倒置  高度盖然性规则
裁判要点
在环境污染侵权纠纷案件中,受害人对其所受损害及侵害人实施侵害行为承担举证责任,对损害事实达到高度盖然性标准就可予以认定。对于侵害人不承担责任或减轻责任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这一事实,应当适用举证责任倒置规则,由污染者承担举证责任,对于该事实的认定应当适用更加严格的证明标准。
相关法条
《侵权责任法》十九条、二十六条、二十七条、六十五条、六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七十四条第(三)项
基本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邓某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湖北宜昌某饮料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某饮料公司”)
    枝江市人民法院审理查明:邓某某的房屋与枝江市财政学校相邻,中间隔枝江市马家店街道办事处民主路,位于该校西南方向。2010年8月24日,根据枝江市气象局证明,空气湿度较大,东北风,晚20时后有小雨。当天早上8时以后,枝江市财政学校校内西侧冒出大量刺激性浓烟,直至天黑以后浓烟才逐渐消散。两天后,邓某某及周围的邻居发现房屋的不锈钢门窗、防盗网出现锈蚀现象,遂怀疑门窗、防盗网的锈蚀与浓烟有关。邓某某找财政学校的校长张某投诉后,又找租借该校房屋和场地生产饮料的某饮料公司索赔,某饮料公司派员查看了现场,同意先做清洁处理。但当邓某某及六位邻居要求某饮料公司赔偿时,某饮料公司未再答复邓某某等人的要求。2010年9月6日,邓某某等七人向枝江市环境监察大队递交了投诉信,2010年9月17日,枝江市环境监察大队书面答复邓某某等人:经安排环境监察人员现场调查,焚烧物品为某饮料公司的废旧商标和垃圾,某饮料公司擅自焚烧垃圾,排放污染物且未经环保设施处理,属于违法行为,已对该公司提出处理意见。收到该答复后,邓某某等人申请枝江市环境监察大队就邓某某等人的损失赔偿问题主持调解,但因某饮料公司不同意调解,双方未能达成协议。2011年4月11日,邓某某诉至本院,要求某饮料公司赔偿损失。2011年6月13日,经枝江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鉴定,邓某某的不锈钢门窗等制品于基准日(2010年8月24日)的损失为3056元。该鉴定鉴定费500元,已由邓某某和其他财产受损的邻居共七人预交,邓某某同意分担70元。邓某某对枝江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具备鉴定资质不持异议,对鉴定程序合法性不持异议,但认为鉴定结论不合理。
    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属实,另查明,枝江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因故无法在原审庭中出庭,经原审法院准许,于2011年7月8日出具“关于对邓某某等人财产损失价格鉴定有关情况的说明”,书面答复了邓某某的质询。
裁判结果
    湖北省宜昌市枝江市人民法院于2011年7月21日作出( 2011)枝民初字第688号民事判决:某饮料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邓某某损失3126元。案件受理费25元,由某饮料公司负担。宣判后,原告邓某某与被告某饮料公司均向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11月16日作出( 2011)宜中民三终字第00268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原审法院生效裁判认为:(1)关于某饮料公司是否实施了污染环境的行为。某饮料公司焚烧废旧商标和垃圾,有证人张某亲眼见到某饮料公司的女工将废旧商标从仓库拖到垃圾坑进行焚烧的证言及枝江市环境监察大队事后的调查结论证实,可以采信。某饮料公司辩称朱某某为焚烧废旧商标和垃圾的行为人,除了朱某某本人的陈述外,没有其他证据证实,且某饮料公司辩称与朱某某之间有委托加工合同关系,但提供的合同仅为复印件,主要内容不全、无原件核对,不足以证实双方委托加工合同关系存在。焚烧的商标虽印制的内容为康师傅冰红茶、康师傅茉莉花茶,但仅凭印制的内容不足以否认该废旧商标不属于某饮料公司。因某饮料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焚烧废旧商标和垃圾的行为人是朱某某,且朱某某本人已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原审法院决定朱某某不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某饮料公司焚烧废旧商标和垃圾时没有经过环保设施处理,应认定其实施了污染环境的行为。(2)关于某饮料公司污染环境的行为与邓某某的不锈钢门窗等锈蚀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某饮料公司在财政学校的西侧垃圾坑焚烧废旧商标和垃圾,按照当天的风向,邓某某的房屋在焚烧废旧商标和垃圾产生的浓烟范围之内。两天后,邓某某的不锈钢门窗出现锈蚀现象,按照塑料燃烧后会产生大量刺激性、腐蚀性气体的科学原理,结合邓某某不锈钢门窗等损坏的特点,可以初步认定邓某某的不锈钢门窗等锈蚀与某饮料公司实施的污染环境的行为有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某饮料公司认为邓某某的不锈钢门窗锈蚀与其无关,应提供焚烧废旧商标和垃圾的行为与邓某某不锈钢门窗的锈蚀不存在因果关系的证据,但某饮料公司没有提供相关证据,应承担不利后果。原审法院认定邓某某的不锈钢门窗、防盗网等锈蚀与某饮料公司污染环境的行为有因果关系。(3)关于邓某某损失的认定。邓某某的不锈钢门窗、防盗网等不锈钢制品的损失已由枝江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该中心具备鉴定资质,鉴定程序合法,鉴定结论无明显依据不足的情形,对该中心的鉴定结论予以采信。(4)关于某饮料公司对邓某某损失的承担。《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某饮料公司实施了污染环境的行为,造成邓某某不锈钢门窗、防盗网等不锈钢制品锈蚀,邓某某要求某饮料公司赔偿相关损失的请求符合该规定,予以支持。该法第六十六条同时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承担举证责任。本案诉讼中,某饮料公司没有提供可以减轻责任或者免责的证据,故应全额赔偿邓某某的不锈钢门窗、防盗网等不锈钢制品因锈蚀造成的损失。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的规定,枝江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鉴定结论对财产损失价格鉴定方法采取的是市场法和成本法,符合法律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一条“人民法院委托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当事人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的,可以认定其证明力”的规定,由于邓某某没有提供足以反驳鉴定结论的相反证据和理由,人民法院应当对枝江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鉴定结论予以采信。邓某某主张撤销枝江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鉴定结论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本案中某饮料公司除了证人朱某某的证言外,没有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不是某饮料公司实施污染环境的行为,而是朱某某实施污染环境的行为。某饮料公司主张其没有实施污染环境行为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由于朱某某与本案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无须追加其为本案当事人。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案例注解
    该案例涉及环境污染侵权事实如何认定及举证责任如何分配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该规定明确将高度盖然性作为我国民事证据的证明标准,但高度盖然性规则在环境侵权纠纷案件中应当如何运用仍存在较多分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目前,环境污染纠纷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则已经被大多数人所认可,但是该举证责任倒置规则具体如何适用仍然较为模糊。
    本案中,对于某饮料公司侵权行为的认定,法院并未将全部的举证责任分配给某饮料公司,而是运用高度盖然性规则初步认定了被告某饮料公司侵权事实。该案从立法本意出发,准确地适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六条,正确地分配丁举证责任,充分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对于解决环境污染侵权纠纷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一、关于环境污染纠纷中的高度盖然性规则的适用
    环境污染纠纷属于侵权纠纷,环境污染纠纷的责任主体应为侵权行为的实施人。本案原审法院在对侵权行为主体的认定中,用到了高度盖然性规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对这一规则作了规定。在审判实践中我国民事案件的证明要求只要达到盖然性优势即可。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要求诉讼请求权人提出的证据只要能够证明自己的权利主张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即可。尽管对方当事人对诉讼请求权人的证据提出的怀疑可能在逻辑上具有一定合理性,但只要他不能推翻该证明人的结论,人民法院就应当保护能够证明自己权利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在本案中,被告某饮料公司虽举出证人证明该排污行为并非被告所为,但仅有证人证言而无其他相关证据佐证,该排污行为亦发生在被告所租用的场地内,因此被告并未能达到证明其未实施排污行为的证明目的,未能就相关的其未实施侵权行为进行举证,被告并未达到应有的证明标准,尽管被告的抗辩可能在逻辑上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原告举出了证人证明被告公司员工焚烧垃圾的事实且有枝江市环境监察大队事后的调查结论予以佐证,其证据的证明力达到了高度盖然性的标准,相对被告的证据已经形成了明显的证明优势,应当对原告受到侵害以及被告实施了污染行为的事实予以认定。
    二、对于环境污染纠纷中的举证责任倒置规则的理解
    本案在侵权责任的认定中,用到了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则。在传统的民事诉讼中遵循的是“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这一原则在环境污染损害赔偿诉讼中却无法得到完全的实施。因为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生产工艺技术极其复杂的情况下,要让无技术装备条件的受害人举出被告从事了何种侵权行为,其侵害行为与受害人所受损害之间有什么样的因果关系,以及侵害人主观上有无故意和过失的证据,将是十分困难的。为了保证污染受害人的损害能够得到法律的救济,实现实质意义上的公正,我国与许多国家一样在环境纠纷中规定了举证责任倒置规则。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民诉意见》)第七十四条第(三)项规定,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对原告提出的侵权事实,被告否认的,由被告负责举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从前两者规定的比较来看,两者立法的价值取向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环境污染受害人的权益。但《民诉意见》之规定过于笼统,且不合于司法实践,实际上,环境侵权中的举证责任倒置制度通常被论说为,在环境民事诉讼中,举证责任被转移到被告身上。原告只需证明有损害结果,证明可能是由被告的污染行为造成的即可,而被告必须举出充分的证据推翻这种可能性,才可免除赔偿责任。也就是说,这种举证责任的倒置实质上只是将一部分本应由原告承担的举证责任转移给被告,在原告提出表面证据,证明污染者已有污染行为或可能有污染行为时,如果被告举不出可靠的证据来证明该污染结果不是其行为所致,法院就可认定环境污染损害与被告行为有因果关系。而并非顾名思义的全部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相比之下,后者的规定更加明确地规定了举证责任倒置中加害人的举证责任,更具有实际适用性。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有了更明确的规定,即污染者必须就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不具有因果关系举证。在本案的审理中,法院认为被告提交的证人朱某某证言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不能举证证明该污染不是其行为所致,因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六条之规定确认被告某饮料公司的行为造成了大气污染的损害结果。
    三、审理类似案件时应注意的问题
    1.注意把握适用举证责任倒置规则的界限,防止滥用该规则。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讲,环境问题是与工业文明共生的产物,人类生产性行为所造成的环境破坏具有一定的道德非难性。因此,我们在处理侵权责任纠纷案件的过程中既要保护受害人的利益,也应注意防止将全部的证明责任以举证责任倒置的名义强加给侵权人,对于损害结果的发生以及侵权行为的存在应当由受害人举证予以证明,对于这些事实的认定,可以适用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在受害人能够证明自己受到侵害及侵害人实施了侵权行为等基础事实之后,侵害人就其不承担责任或减轻责任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等主张承担举证责任。
    2.注意区分证明侵权基础事实与证明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两者的证明要求上的不同。上文已经论述基础事实的成立可以适用高度盖然性规则,受害人受到损害的事实以及侵害人实施侵权行为的事实认定可以采信形成明显证明优势一方的证据,而不要求得出一个确定唯一的结论,当侵害人能够证明上述事实时,法院就应当推定因果关系成立,除非侵害人能够证明侵权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而当侵害人对不存在因果关系这一事实举证时,相对基础事实在证明要求上要更加严格,必须得出确定无疑的结论来否认因果关系的成立,如果其提供的证据只能使因果关系陷入一种模棱两可的状态,那么仍然应当推定因果关系是成立的,这是因为法律规定适用举证责任倒置规则后,行为与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就进入假定成立的状态,侵害人所要达到的证明效果是推翻已经假定成立的因果关系,因此,对其证明要求要比对受害人对于侵权基础事实的证明要求更加严格。
    3.应准确适用法定免责事由,对于侵害人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所举证据应当依据法律规定予以审查。由于污染者免除责任及减轻责任是基于法律规定,因此,在审查证据时应当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审查。对于法定免责事由,我国《侵权责任法》仍然沿用《民法通则》的惯例,使用“不可抗力”一词,而《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海洋环境保护法》却均使用“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依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理论,在环境污染侵权纠纷中法定免责事由的审查涉及“不可抗力”的举证时,应当按照“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予以审查。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如果环境侵权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侵权人不承担赔偿责任;因此,侵害人依据该规定举证时,应当审查其是否能够证明受害人的主观意识系故意。《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确立了过失相抵规则在无过错责任中的适用,不论受害人是重大过失、一般过失抑或是轻微过失,在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排除的情况下,均可适用过失相抵,其效果按照原因力减轻或免除污染者的损害赔偿责任,原因力无法确定的,结合过错程度予以判别。在侵害人针对受害人的过失举证时,应当结合原因力及过错程度进行审查。

  • 返回顶部
  • 025-83201078
  • 在线咨询
  • 微信二维码
    关注万博网页版注册登入公众号